小嘟嘟

【楼诚】诚不欺我

穆穆不惊左右:

01


 


我叫明诚。


我有些与众不同,我已经察觉到了。


我察觉到自己其实是一个电视剧里面的人物。


 


电视剧叫做《伪装者》,播出后反响良好。不知道为什么,观众朋友们一直十分支持我与大哥的抗日活动。


这一点让我十分意外,毕竟我和大哥在剧中的任务并不算特殊,抗抗日骗骗人,赚赚小钱打打小弟,也就这样了。


这部电视剧,被投放在一个叫做B站的地方,很快拥有数百万点击率与数十万弹幕。


因此,我发现自己另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。


我发现自己可以看到这个网站里所有的弹幕。


 


02


 


那一集,大姐在苏州,被梁仲春的手下带走。


与往常一样,我英勇地救下大姐,英勇地殴打梁仲春的小弟,然后英勇地回家——被罚跪。


这段戏主要是大哥和大姐的对话,作为一面合格的背景板,我跪在那里,垂着眼睛,认错态度良好。


其实是在看底端弹幕。


“三个人都演得真好啊,眼神里面都是戏!”


——客气,不会演戏怎么当共/党。


“呜呜呜心疼我们阿诚哥,给阿诚哥揉揉膝盖。”


——虽然并不需要你来揉,但还是谢谢你。


“前面的胡说八道什么!阿诚哥的膝盖当然要留着给大哥揉!”


——突然有些看不懂他们在说什么。


 


那一集,孤狼回上海,深夜出现在明公馆。


按照剧情设定,我需要在一番自我挣扎之后,冲出门去拦住孤狼,为日后的剧情发展做铺垫。


当然,这并不代表着我原谅了她,折中之计罢了。


在我奔向门口的时候,迎面而来的弹幕跑得比我还要快。


五颜六色,有快有慢,刷刷刷从我脸上爬过去。


“阿诚哥你不要出去!她就是孤狼!是日本间谍!啊……阿诚哥为什么还是出去了!!!急死我了!”


——我知道,可是我还是要冲出去,剧情需要,这口锅不背也得背。想想反正从小到大背过那么多锅,也不差孤狼这么一口。


“我的天为什么要原谅她,这种女人根本不配被原谅!”


——没有原谅,也永远不会原谅。


“啊啊啊啊啊有点虐啊怎么回事!”


——还好吧,后面有更虐的。


“大哥回去好好哄哄我们阿诚哥!”


——什么……玩意?


 


那一集,我设计中枪,事后回到办公室,还要因为汪曼春的事情被大哥教训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很不喜欢汪曼春这个女人——并不仅仅因为她的冷血和残忍。


总之,看到她和大哥在一起,总有些不舒服。


人没有必要让自己不舒服,于是我开始垂着眼睛看底下嗖嗖嗖飞奔而去的弹幕。


“……看得好生气。”


——我也很生气。


“虽然这段剧情让我很心疼阿诚哥,但是莫名觉得楼诚两个人很默契怎么回事?”


——楼诚?是什么神秘组织的简称吗?本剧居然还有我不知道的组织……今天晚上必须要和大哥讨论一下。


作为两名优秀的谍报人员,作为本剧中最坚不可摧铜墙铁壁般的存在,我们有必要尽可能掌握全剧的所有人物关系。


“大嫂心里肯定在想,今天晚上回去不能放过大哥哎嘿嘿嘿。”


——大嫂?是谁?谁的代号?


剧中居然还有我和大哥都不知道的人物存在。


 


事情绝不简单。


 


03


 


我发现,观众朋友们对我和大哥的关系似乎有些微妙的误会,可惜不知道这个误会具体是什么。


只是多年积累下来丰富的情报工作经验,让我隐约觉得有些奇怪。


同样,作为大哥一手培养出来的好弟弟,遇到问题,必须要想办法解决问题。


我开始更加频繁地关注弹幕内容。


 


我觉得,我大概遇到了一个神秘的组织。


他们拥有全套的术语、复杂的组织、繁多的代号。


明则天是谁?木娄是谁?小明是谁?


大嫂……又是谁?


 


我怀疑她们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行动,随便举一个例子:这个行动,我简称它为“囍字行动”。


那一集,春节,万家团圆的日子,我和大哥在明公馆门外放烟火。似乎从我来到明公馆的那一年开始,大哥每年过节都会陪我放烟火,小时候我不敢放,还是大哥点燃了抱着我看。


火星点燃引线,滋滋啦啦一串响,我们仰头看天上炸开的烟花。


抬头的瞬间,一个字的弹幕慢吞吞地压着烟花飞过去——“囍”。


事后,据我的合理猜测,这大概是行动开始的暗号。


因为在这个“囍”字之后,前仆后继刷起来无数条弹幕,通通只有一个“囍”字。


不知道这是哪方人员在进行线上接头,看起来声势浩大,人数不少,对我们具有较大威胁。


可疑。


 


在击毙南田之后,我和大哥回到家中。


下午的伤口只是草草处理,大哥叫我进了书房,准备亲自帮忙清理包扎。


我坐在沙发上,因为行动不便,只能等着大哥帮忙脱衣服。


后来明台还进来了一次,被大哥严厉地呵斥了出去。之后大哥坐下来,帮我脱掉衬衫,再解开绷带。


很平常的兄弟日常。


这样平常的兄弟日常,却引起了神秘组织的激烈反应。


不知为何,我见到了本剧迄今为止最疯狂的弹幕,它们呼啸而至,几乎糊住了整个画面。


我只能勉强看到几句话。


“按头小分队出击!”


——这是什么小分队,负责人是谁,属于哪个势力,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个分队的存在,等会必须和大哥聊一聊。


“挡脸小分队出击!”


——这又是什么小分队,负责人是谁,总共多少人,和上面的按头小分队是什么关系?


“怜爱被赶去楼下做饭的小明三秒钟。”


——哦,原来小明就是明台,这是哪党给他的代号?他背着我和大哥加入了别的组织?


“yooooooooo这一段大嫂的喘息在各个饭剪视频里出现过八百次!”


——又来了,又是这个可疑的大嫂。


这到底是谁的代号!


这个“大嫂”,总是频繁出现,而该组织人员似乎又有常人难以理解的默契,从来没有暴露出大嫂的真实身份。


看起来像是受过专业训练。


更加可疑。


 


嘶,这条弹幕跑得太快踩到伤口了。


“疼疼疼……”


“忍着点啊。”


 


04


 


我认真总结了这几日收集到的情报,推门走进书房:“大哥。”


“怎么了?”明长官放下报纸。


“有一些情况,想跟大哥汇报一下。”


“门关上,过来说。”


门口想探头进来凑个热闹的小明,被无情地关在了外面。


 


我很严肃地向大哥讲述了整个事件的经过。


大哥听完,沉默了片刻。


“大哥!”


“阿诚你别激动。”


“我能不激动吗!”


想到有这样一个神秘的组织存在在我们身边,而我们丝毫没有察觉,简直要睡不着觉、吃不下——饭还是吃得下的。


而敬爱的大哥,明楼,面对这样危急的情况,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。


“阿诚啊,你听大哥说。”


“好,我听着。”


“这个,弹幕啊,大哥也是可以看到的。”


 


05


 


大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可以看到的?


最开始,大姐罚我跪下的时候。


这么早?
是啊,大姐说“跪下”,我一低头,就看到了。


 


我看着大哥的眼睛,大哥也很真诚地看着我。


“那他们的那些代号,大哥都知道吗?”


“什么代号?”


“明则天,是谁?”


“大姐。”


“哦,那大嫂呢?”


“阿诚啊,有些问题还是不知道的好,人活得越明白,就越痛苦,这个道理,我想你是明白的。”


“好吧,换一个,木娄是谁?”


“阿诚啊,我们还是聊聊大嫂吧。”


 


06


 


我叫明诚。


作为一名优秀的情报人员,我最终还是凭借自己的专业能力,顺利掌握了所有代号的真实含义。


 


新的问题来了。


某一集,为了给孤狼演戏,我和大哥发挥得淋漓尽致,酣畅淋漓吵了一架。


吵完架,我神清气爽地转身出门,又被一条弹幕直直地撞上了脑门。


“哈哈哈哈阁主你敢这么凶琰皇,小心到了大梁琰琰全部欺负回来!”


 


大哥!


新的代号。


出现了。




【一个英俊的目录】

评论

热度(24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