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嘟嘟

【楼诚】阿诚死去以后(一)

刀子啊

青墨木未:

设定:结局大姐没死,阿诚把她救下推到另一个车厢上,抱着炸药拉响。


 
 


也就是说阿诚死了……


 
 


逻辑已死,时间线已死,勿较真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 


有的人离开了,活着的人却不敢相信。


 
 


明镜腿上中了弹,明台找来医生给她处理伤口。不知道是打了麻药还是她太疲惫了,她一句话都不肯说。


 
 


她脑子乱的很,一直在想那个孩子。阿诚十岁就来到她家,她看待他从来都同亲弟弟一样。不过那孩子还是跟明楼更亲,几乎是明楼手把手给带大了。


 
 


逢年过节,明楼明台有的阿诚也都有。她喜欢这孩子,怜爱他身世孤苦童年又受尽折磨,因此她愿意好好养育他,从也没想过什么回报。这孩子怎么就会因为救她去了呢!


 
 


难道他们明家养人家十几年,却图了人家一条命吗!


 
 


明镜忽的抬起一双手掩住脸,却一滴泪都流不出来。


 
 


她想,她四十多了。该经过的经过了,还见过的见过了。她虽然没有自己的孩子,三个弟弟也跟孩子差不多了。三个弟弟都长大懂事了,她放的下心。她其实不畏惧死亡。


 
 


可是阿诚才多大?


 
 


好不容易成才了,他就逢上这乱世。他还没娶妻生子,他没为自己过上一天自由安宁的日子。他和明楼答应了自己战争结束后就去过安稳日子。


 
 


他才二十多岁啊!


 
 


明镜想着阿诚小时候的样子,刚来自己家的样子。她想起他终于叫自己大姐,想起他获了好成绩后腼腆又得意的小脸。


 
 


她闭上眼睛,她什么也想不动了。心里只余对这场战争深沉压抑的厌恶。


 
 


她独自一人回到上海时,心里虽然还沉痛。到底捡回了一些别的思绪。她开始想明楼的反应。


 
 


阿诚是她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弟弟,却更是明楼一手养大的孩子。她知道明楼在这个孩子身上倾注了多少心血。知道明楼去香港去巴黎都要把这孩子放身边带着。甚至明楼对自己对明台隐瞒的一切都会尽数告知这个孩子。


 
 


她担心着明楼会痛苦,会失措甚至因此丢失一向冷静自若。


 
 


但是她回到明公馆的时候,明楼却一切如常。他甚至带着笑迎她进来。明镜惊疑不定,却提也不敢提阿诚的名字。明楼同往常那样办公,看报,神态自若的很。甚至像是根本不知道阿诚的死讯。


 
 


明镜以为他要完全逃避那个孩子的存在了。谁知道晚上只有姐弟两人的饭桌上,明楼却一脸淡定的自己提了出来。


 
 


“大姐回来没看到阿诚怎么也不问?”他笑着给明镜夹菜,“我派他出去办公了,要几天才能回来。”


 
 


明镜豁然站起来,她简直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。明楼怎么了?他疯了吗?


 
 


可是明楼却还是平静的样子,甚至对于明镜的反应感到有点惊讶:“大姐你坐呀。怎么这么大反应,阿诚过几天就回来了。”


 
 


明镜紧紧盯着明楼的眼睛。那仿若是毫无波澜的一潭死水,明镜却看到了深切的悲凉和哀求。


 
 


他是知道的。他知道阿诚死了,阿城再也不会回来。可是他宁可编一个理由骗自己,骗自己阿诚还活着,哪一天就会推开明公馆的门回到家来。


 
 


她不忍心说什么了。她的泪也要忍不住。她把汤勺丢在碗里,掩着面急匆匆的往楼上走,不忍心再想她任何一个弟弟。此生难能再见的明台,为她而死的明诚,无法面对现实的明楼。三个心爱的弟弟此刻成了三道深刻的伤痕。


 
 


而明楼,明楼就坐在那里。在昏黄的灯光里,他沉默了一会儿。又执起筷子,拿起汤勺如常的喝起阿香煲的汤来。


 
 


“汤的味道不太对,今天仿佛有点苦。”他想到。“回头阿诚回来了,还是要阿诚来做才好喝。”


 
 


一滴泪不知道为什么落了下来,就落在了碗里。


 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评论

热度(346)

  1. 小嘟嘟青墨木未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刀子啊